ARMY薄荷小狼

杂七杂八

我快被一個XX給氣死啦!!!!

氣死我啦!!!

一個X事特別多的女生!!

什麼都不會還一直裝模作樣!

現在當個臨時班級管理員都可以這麽拽了?!

我的好脾氣簡直都快被磨爆了!!

簡直差點就要生氣了!!!!!

生氣還會影響腳傷加重!!!!

我還得一直剋制保持自己冷靜!!!

我都快要忍不住爆出口了!!

不可以啦!

阿九你要忍住!!

氣死我啦!!

阿九你要做一個文明的好孩子!!

哼!

氣死我啦!


杂七杂八

親愛的零鋒/九澤 CP粉們:

這個月有可能不會那麽快就發文了啦

因為這個月是開學月

身為一年級 是超級忙的啦

既要開免訓證明 還有免晨跑證明 還要結交新舍友嘛

不過我相信自己是不會斷更的……(越來越心虛/小聲)


我愛零鋒/九澤

噢耶!


好煩啊


我一點也不想去上一年級

不想離家


離家就沒有睡覺給我牽手的人了

離家就沒有人能夠在黑暗環境裏睡覺給我抱抱了

離家就沒有人能讓我睡覺靠著背了

離家就沒人陪我看讀心神探了

離家就沒有人陪我看那些其實一點都不恐怖但我就是怕的電視或者電影了

離家就不能當校園小霸王了

離家又得接觸新環境了


我就被迫得走出舒適區了


好慘


好想學鋒澤那樣對新接觸的人冷淡

好想學鋒澤那樣把生活跟學習兩個切開

其實我最討厭接觸新環境了

一點也不想重新建立友好的人際關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氣哦


我一點都不想離家


置顶介绍2.0

這裏:

暱稱:ARMY薄荷小狼

叫我小狼或者小九/阿九

飯的人不多

特別喜歡:邱鋒澤/Spexial/BTS

不爬牆

寫文只寫零鋒

自產自足

糖分跟刀子也很足

目前一年級 所以很忙

保持更新速度一月三次

不脫坑 不拖稿

熱愛深夜發文

End......

翻車現場【零鋒||陳零九/邱鋒澤】

* 可平行可現實 所以標題沒打

* 根據2019.09.02 WTO節目 的衍生物

* 激情小蘇打(短篇) 文很短但我不短

* 請勿上升真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01.

       邱鋒澤一下節目錄製就興沖沖的給陳零九發訊息。

 

       於是還正在沉迷手游裡的陳零九就收到了這樣一條來自邱鋒澤的通知:

 

      “狼人殺偶像!我剛剛新成功了一道菜欸,試吃的效果還不錯呢!”

 

       在玩遊戲的時候有消息通知跳出來頂上,無非是最讓陳零九厭煩的。但也有少數那麼幾個人,是陳零九在玩遊戲時也沒有限制消息通知的。比如說邱鋒澤。

 

       陳零九有些疑惑,這個小淘氣,是又想幹什麼了?順手將遊戲暫停,回復邱鋒澤:

 

      “所以?”

 

      對面的邱鋒澤回復的很快:

 

      “所以你在家裡等我一下嘛,我現在在去你家的路上,很快就到啦!(^_^)”

 

      “好。”

 

 

 

02.

       陳零九過去給人開門的時候,發現邱鋒澤手裡還提著袋食材。邱鋒澤會意,一邊熟練的從鞋櫃里翻出拖鞋,順手把食材袋遞給陳零九。

 

      “欸啦,這個是節目組怕來賓做料理失敗,所以就多給每個人都準備了一份啦。因為我第一次就做成功了嘛,我就向節目組導演要來啦。”

 

       嗯?解釋的是蠻好的,但就是不知道鋒澤這次做出來的味道會不會很好了。陳零九習慣性的摸著下巴,暗自想到。看邱鋒澤換完鞋就蹭蹭蹭的跑去洗手準備做飯,考慮了一下是否需要進廚房給他幫忙。

 

      “欸你出去啦!相信我啦,我可以的!”

 

       換來的卻是邱鋒澤拍著胸脯的保證。

 

       陳零九看著面前比他略低一點的邱鋒澤,比平時玩狼殺都還要有自信跟小傲嬌的表情都快遮掩不住了,真的是。

 

       不愧是他的小淘氣。

 

      “行行行,我去客廳玩手游,可以了吧。”

 

       陳零九看著一直想把他推出廚房外的邱鋒澤,無奈道。

 

      “有需要記得要叫我噢。”

 

 

 

03.

       果然不出所料,陳零九才剛在客廳沙發坐下沒多久,廚房裡就開始傳來邱鋒澤的驚叫聲。

 

      “是怎麼了嗎?”

 

       陳零九一把拉開廚房門,急切的出聲詢問裡面的那人。

 

      “唉,鋒澤,你油放的太多,鍋被你燒得太熱,蝦仁當然就焦了啊。”

 

       陳零九只看了一眼鍋裡的慘烈狀況,就明白了事情的起因經過。

 

      “哎呀,再信我一次啦,再讓我做一回,我保證肯定能成功的!”

 

       邱鋒澤看著想搶過自己手裡鏟子的陳零九,連忙作揖哀求道。

 

      “好了啦,那你繼續,我在旁邊看著你做。”

 

       最終陳零九還是做出了讓步,既可以讓鋒澤不那麼失去對做料理的熱情,也大成度可以拯救這次快要失敗的料理。嗯,這是為了達到平衡。陳零九開始自我麻痺,準備讓鋒澤再多做一會,最後再接手。

 

 

 

04.

       陳零九萬萬沒有想到,在自己的照看下,邱鋒澤照樣也能炸廚房。

  

       隨著邱鋒澤不停斷的大驚小叫,並且還時常伴隨著:“零九!這個要怎麼辦!”的求助,陳零九最終選擇提早出手。

 

      “我來吧。”

 

       陳零九說著,但卻並沒有搶走邱鋒澤手裡緊緊握著的鏟子,而是握住邱鋒澤拿鏟的手,不顧邱鋒澤驚訝的神情,專注的看著鍋裡在炒的食材。

 

      “看我幹什麼,看鍋裡的食材啊。”

 

       陳零九面不改色,淡淡的出聲道。害得邱鋒澤紅了耳朵,還有他白皙的臉。

 

      “噢噢。”

 

       邱鋒澤連忙轉回頭,認真的看著鍋裡的食材,不敢再看一眼陳零九。而害得他紅耳朵的罪魁禍首就在自己身後,邱鋒澤覺得,連自己的背都似乎有些發燙了。

 

       鋒澤真的是,太容易害羞了啊。

 

       罪魁禍首陳零九,心中暗笑。

 

end........

好的啦我把自己寫餓了啦

所以就不想再繼續寫下去啦

其實我覺得這樣也是可以的嘛

這樣寫好偏日常噢

鐵好那邊的啦!

沒有題目 想到再改 【零鋒 ‖ 陳零九/邱鋒澤】(平行世界向)

架空世界向

內容私設 主題警殺

陳零九 X 邱鋒澤

警察   X   殺手

激情速打

不要上升

OCC雷者慎入

今天心情不好 所以就想打文

心情不好到沒有文章格式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不好 就這樣

—————————————————————————

正文:

01.

午夜,幽暗的街道上。

邱鋒澤吹了声口哨,蹲在一具屍體面前,仔細的看了看那人的容顏。像是確認了躺在地上的人的身份,邱鋒澤從容的站起身來,用手上的小刀歪歪扭扭的在牆上畫了個不規則的Q版小人。

像是很滿意自己遺留在現場的傑作,邱鋒澤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步伐輕快的走出巷子。

邱鋒澤離開沒幾分鍾后,一輛警用摩托車趕到了作案现场。陳零九摘下頭盔掛在車鏡上,快步走進屍體所在的小巷。

熟練的往巷子里左手邊的牆壁上看去,陳零九不出所料的皺了皺眉頭,“果然……又是這個小淘氣搞的鬼。”陳零九習慣性的托住下巴,這是他思考時一貫的動作。

陳零九,k市第一警察署,隸屬第九廳,特別行動科廳長。

同前面幾個廳長一樣,陳零九中的“零九”,只不過是一個代號,代表第一警署第九廳長。自從加入警署成為廳長,陳零九就失去了原本的名字,再也沒人知道他的過往。就如同突然冒出來的殺手“JIMMY”,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現在,以及將來。

如果沒有殺人,“JIMMY”就像是一縷清風,從未停留過人間。也沒有人在意,“JIMMY”是否存在于這個世界上。




除了陳零九。



02.

陳零九採集完所有的現場信息,回到警署向上級匯報后,帶著一身疲憊回到家中。打開門鎖,就看到邱鋒澤從房間裏的浴室邊用毛巾擦著頭邊走出來,“你回來了啊。”邱鋒澤聽到了開門聲,抬起頭看向回來的陳零九。

“恩。”陳零九淡淡的應到。整個人重重的坐到沙發上,背靠著沙發,抬手捏了捏眉心。

“是怎麽了嘛?零九?”身為殺手,邱鋒澤對於任何人的情緒波動異常敏感,這是練就一個成功殺手的第一條件,“是我今天殺人給你帶來麻煩了嗎?”

邱鋒澤的聲音低沉沙哑,輕飄飄的語氣讓陳零九差點抓不住他的話,“不關你的錯,你的事無非不過是警署上面又發下來一張新的查殺令。”陳零九頓了頓,“最煩人的事今天剛新來了一批毛頭小伙,攪得局子裏雞飛狗跳。”

“對了,這批小夥子中有我看中的,技術還不錯,你千萬看仔細點,別給我殺的波及到就行。”陳零九喝了口邱鋒澤遞過來的水,補充到。

“行的嘛,下次有什麽事我也可以給你關照關照。放心啦,我是誰。”邱鋒澤看陳零九的狀態恢復了許多,又露出了小孩子般燦爛的笑容,拍著胸脯自信道。

“好了啦,回到家就別提公事啦,一切有我,安啦。”邱鋒澤笑著撲上陳零九,陳零九單手摟住他,另一只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



03.

待一切都結束后,陳零九輕手輕腳的從床上坐起身,扭頭看著一旁床上露出恬靜睡顏的邱鋒澤。輕輕的將愛人睡著後亂動的手拉起,十指緊扣。

是的,隸屬第一警署的第九廳長和代號為“JIMMY”的殺手,真實關係,為情侶。

是什麼時候,把明明是頭號殺手的鋒澤納入了自己的領域呢?陳零九來不及多想,濃濃的睡意迫使他平時清明的眼睛快要合上,在他抵擋不住睡意之前,陳零九附身在邱鋒澤光潔的腦門上留下輕吻。




晚安,我的愛人。







好的我又開坑了

心情不好就喜歡開坑

恩沒錯 就是這麽任性

陳小九與張志銘的生活手冊/竹馬日常(前文)

【零鋒 ‖ 陳零九/邱鋒澤】

我覺得因為這篇寫的是陳小九跟張志銘嘛

所以應該就不大需要把平行世界跟現實世界分得那麽清啦

OOC慎入啦

這篇是激情小速打啦

大家愉快看文~

——————————————————————————

正文:

陳家跟張家兩家是對門。

兩家人平時相處十分融洽,有時突然哪家有事,另一家也會熱心幫忙。就這樣,陳家先迎來了下一代的誕生。

因為混血而有些英氣的鼻子,小小的眼窩使整個人看上去更加迷人。圓潤的臉頰與水嫩的嘴巴向眾人展示了他的健康強壯。

這真是個帥氣的男娃娃。

所有人在第一眼看了這個尚在襁褓中還未睡醒的孩子,都不約而同的這樣想。

”四月九號出生的,那就叫小九吧。”陳爸爸草率的下了決定。

陳家的其他人也覺得名字就是個代號,算不上什麼。也就同意了陳爸爸的取名。

很快,沒有過多久,張家也迎來了同輩份中第一個孩子。

粉嫩的臉頰,濃密的睫毛,外加上恬靜的睡顏。白白嫩嫩的肌膚在暖陽下就像是一個吹彈可破的瓷娃娃。

這真是個可愛的男娃娃。

張爸爸同樣也是一個取名果斷的人,“就叫張志銘吧,聽上去也斯斯文文的。”

就這樣,陳家與張家開始了下一代的養育任務。

而陳零九與張志銘的竹馬日常,也就此展開。



end……
好的啦這又是新開的一個坑啦
我應該會先把花紋症給完結了嘛
然後再寫這些啦
應該會跟警殺那篇一起慢慢發佈啦
然後嘞 這裏應該會是一個小甜文的坑啦
安排安排~

花紋症(3)【零鋒 || 陳零九 / 邱鋒澤】(平行世界向)

* 科普:花紋症

* 患者判斷:患者將從身體尾椎骨處的皮膚開始 長出其暗戀之人喜歡的花朵的花紋 該花紋為類似紋身的圖案

* 症狀描述:患者皮膚上的花紋會像植物一樣緩慢生長 每一朵花剛長出來的時候會有強烈的灼痛感 時間越長 花朵的生長速度越快 若患者無法與其暗戀之人相愛 患者最終將全身鋪滿花紋 直至花朵脫離宿主 宿主將消散成花 即開即逝

* 治療方式:被暗戀者吻遍患者全身的花紋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文在這裡啦 http://armybohexiaolang.lofter.com/post/20504fc1_1c67542d6

* 內設邱晉友情向 & 零鋒愛情向

* 請勿上升真人

* OOC 有雷者請慎入(其實我感覺沒有太多啦威!!!我寫的都是很貼近真實的啦!!)

- - - - - - - - - - - - 再來一條QVQ - - - - - - - - - - -  

正文:

 

     “欸!鋒澤啊,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

 

       原本好端端在查看邱鋒澤後背花紋的黃偉晉突然抽了抽鼻子,疑惑道。

 

     “什麼什麼味道啊...哪裡有什麼味道啦......”

 

       邱鋒澤還是一臉惆悵,這幾天後背上持續存在的灼痛感讓他減少了幾分好動,臉上多了些病態的潮紅。為了節省體力與不必要的疼痛,邱鋒澤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想著該如何才能成功追求到陳零九,也沒多大注意好友到底對著他的背觀察到了什麼。

 

     “好像,好像是從你背後散發出來的味道欸。”

  

       黃偉晉在邱鋒澤的背上東嗅嗅西嗅嗅,一臉認真。

 

     “不是啦你開什麼玩笑呢,我的背怎麼可能會有味道嘛。”邱鋒澤一臉嫌棄的懟著好友,“黃偉晉你狗鼻子哦。”

 

     “不對...等等...”邱鋒澤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恍然大悟。

 

     “是青藤蔓的味道!”

 

     “是青藤蔓的味道。”

 

       兩個人異口同聲。只不過一句是邱鋒澤的驚呼,另一句是黃偉晉的肯定。

 

       兩個人都說對了答案,卻又大眼對大眼的沉默了好一陣子。最後還是黃偉晉先打破對峙。

 

     “所以說,那個花紋症是真的了咯。”先開口的是黃偉晉。

 

       換來的是邱鋒澤的默認。

 

       黃偉晉歎氣一聲,像是要活躍一下兩個人之間有些尷尬的氣氛,眼珠子一轉,想到個或許可以讓好友開心些的法子。

 

     “哇哦澤澤你真香欸,讓我來嘗嘗看嘛,說不定咬一口下去也會有滿滿的清新草本味道哦。”說著還真的就直接上嘴咬在了邱鋒澤的肩上。

 

     “黃偉晉你發什麼瘋啦!大白天的,落地窗窗簾也沒拉的欸!搞不好待會被哪個狗仔看見今晚我們倆就直接上熱搜了啦。”

 

       邱鋒澤見黃偉晉那個樣子,以為好友真的還要繼續咬下去,連忙出聲制止。

 

     “啊我倆都什麼關係啦,澤澤你不要害羞了嘛。”

 

       兩個人打打鬧鬧,完全沒注意到門外的動靜。或許是黃偉晉進來時沒有把門關緊,導致門並沒有合上。之後上門的陳零九早已站在門外,把方才從黃偉晉笑著要咬鋒澤光潔的背的對話開始,都聽了個遍。

 

       沒有穿上衣的邱鋒澤側面對著陳零九,身後的黃偉晉環手抱著他,兩個人咯咯咯的笑做一團。陳零九一上樓看到的就是這一幕。還記得每次只要邱鋒澤一穿無袖,陳零九就喜歡誇讚他的皮膚白皙。

 

      “你的皮膚真的是永遠曬不黑啊。”陳零九還記得當時他是這樣說的。

 

       然而現在,黃偉晉竟然在他專屬的狼人殺頭號小粉絲的肩膀上咬了下去!而且邱鋒澤竟然沒有太過於強烈的反應!雖說鋒澤出聲制止了黃偉晉咬他的舉動,但這制止聲中缺少了本應該有的慍怒和呵斥,多出來的是無奈和縱容。

 

       這真的是......

 

       陳零九將這一幕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他看得出來邱鋒澤最近的狀態都不是很好,預計著想過來陪他打打電動,說話聊天。上次回去的路上他還創作了一段風格偏向於搖滾的,適合男男對唱的歌曲,鋒澤私底下一直都很熱愛搖滾,他大老遠的騎車過來就是想給他的狼人殺頭號粉絲一個小小的驚喜。可沒想到會撞見這樣的情形。陳零九提著食盒的手緊緊攥著,他原本還想著給邱鋒澤送他最愛的蛋炒飯的。

 

     “原來,鋒澤喜歡的人是偉晉啊......”

 

       陳零九的視線一直落在房間里那兩個人的互動上,怎麼也挪動不開,小聲的自言自語道。現在的鋒澤看上去無疑是開心的,這明明件值得令人快樂的事情,也是自己本身過來找鋒澤的目的。現在目的達到了,自己也空出了一整天的時間,可為什麼心裡就是高興不起來呢。

 

      “這裡...空空蕩蕩的。怎麼...有點難受......”

 

       陳零九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放在心口處。酸脹的感覺像潮水一樣,一點點的漲滿心底。像是整個人落入海底深處,深海水帶來的冰涼感差點讓他窒息。陳零九感覺得到自己的呼吸開始變得短促,理智告訴他,不管接下來房間裡會發生些什麼,自己都不能再繼續往下看,卻又捨不得關上房門。

 

       仿佛關上了這道門,有些事情,就再也回不去了呢....... 陳零九在心裡暗暗的想。

 

 


 

       陳零九強迫自己恢復正常狀態,悄無聲息的幫忙把邱鋒澤的家門關上,轉頭的時候用力大口的深呼吸,覺得心情平復多了,才一步一步的走下樓梯。

 

     “是嫉妒偉晉嗎?還是在嫉妒鋒澤?”

 

       陳零九搖了搖頭,自嘲的笑了笑,騎上一旁的摩托車,揚長而去。

 

 

 


       房間內。

 

     “鋒澤欸,你剛剛有沒有聽到一聲類似關門的聲音?”

 

       黃偉晉覺得不大對勁,連忙打開房門跑到樓梯口向下張望一番。卻只看到陳零九騎著摩托車留下的尾氣。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露出狡黠的笑容。

 

     “有嗎?”邱鋒澤因為沒有穿上衣,不敢出家門,只好站在門口看著黃偉晉奇怪的舉動。

 

     “或許是我自己聽錯了啦。”黃偉晉笑著走回房間,順帶著關上房門,還仔細檢查了一下門有沒有鎖好。

 

       看起來...他們倆對對方都不是沒有感覺的嘛... 這兩個笨蛋!!

 

       黃偉晉一邊心想著,一邊滿意的笑了笑。

 


 

 

       能夠待在家裡休養的日子是短暫的,時間一天天過得飛快,邱鋒澤沒有理由繼續躲在家裡,不得不重新開工。雖然背上的灼痛感一直在持續增加,新的花紋也又長出了不少,但好歹邱鋒澤習慣了許多,至少不會被人隨意觸碰到一下就忍不住想要驚呼了。這次的工作又是狼人殺節目錄製,邱鋒澤在心裡暗想祝願錄製一切順利,千萬不要出現什麼幺蛾子。

 

       算起來,也差不多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沒有跟狼人殺偶像私下聯繫了哎......

 

       邱鋒澤看著向他走來的陳零九,心裡暗自的想。原本已經在好友的慫恿下想好了百十種“如何成功追求到陳零九”方法的腦子,突然又一片空白,只好呆呆地對著走來的人發愣。

 

      “怎麼呆住了?”陳零九停住腳步,站在對方面前。還是像往常那樣,對邱鋒澤揮了揮手。已經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沒有給面前的邱鋒澤私發過訊息了,陳零九略微垂眼看著邱鋒澤腦袋上的微微翹起的髪旋,還是忍不住流露出心底最真實的情感,長長的歎息一聲。雖說之後一直克制自己,不要去想上次不小心撞見的尷尬場景,但一個人獨處的時候還是不由自主的會回憶起來。

 

      “我是不是真的喜歡上鋒澤了?”陳零九在心裡痛苦的想,“可是他已經跟偉晉在一起了,我該怎麼辦?”

 

      “沒什麼啦,只是今天貌似會多加一個神職牌哦,我在想如果抽到那張牌的話要怎麼玩啦。”邱鋒澤微微抬起頭,對陳零九露出了一個燦爛好看的笑容。陳零九看著這熟悉的笑容,心裡卻發慌得難受,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對了鋒澤,聽說偉晉最近在放兵假,他......”陳零九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導播大喊的“準備錄製了啊,大家記得手機都關靜音啊。”給打斷了。

 

       邱鋒澤沒有聽清楚陳零九對他講了什麼,現場的背景音已經響起,邱鋒澤跟陳零九兩個人站在後台休息室,他需要扯著嗓子講話陳零九才能聽得見:“什麼?”

 

      “沒什麼!”一旁的陳零九同樣是扯著嗓子回答他。

 

 


 

       今天錄製的是網友投票產生的排行榜前十高玩局,邱鋒澤謹遵好友黃偉晉的教誨,在第一輪發言時就對陳零九開啟了糖衣砲彈衝擊波:“狼人殺偶像,我要對你唱一句:‘確認過眼神,你就是對的人~’”

 

       陳零九:今天的邱鋒澤怎麼總感覺怪怪的?是因為他交了男朋友的緣故嗎??

 


 

End......

好了啦是假的啦!

End是假的 鋒澤有男朋友也是假的啦!

然後下一章我還是想搞事情怎麼辦......

總得讓零九繼續吃醋下去然後偉晉來救場嘛......

啊不然陳零九要怎麼樣才知道鋒澤的直球追人模式啊

我也好無奈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劇場:

陳零九(有點疑惑):鋒澤你不是已經跟黃偉晉兩個人好上了嗎???(黑人問號)

黃偉晉(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邱鋒澤啊?啊他不就是這樣的嗎,啊見一個愛一個嘛!

陳零九(遲疑,表情逐漸凝重):所以...他現在愛的不是你,是我?!

邱鋒澤(語氣弱弱):不然嘞......

黃偉晉(無奈加搖頭):啊真的是兩個笨蛋哦。


天亮請睜眼!!
啊不行了我死了!!!
開頭好帥!
邱鋒澤!
陳零九!

花紋症(2)【零鋒 || 陳零九 / 邱鋒澤】(平行世界向)

* 科普:花紋症

* 患者判斷:患者將從身體尾椎骨處的皮膚開始 長出其暗戀之人喜歡的花朵的花紋 該花紋為類似紋身的圖案

* 症狀描述:患者皮膚上的花紋會像植物一樣緩慢生長 每一朵花剛長出來的時候會有強烈的灼痛感 時間越長 花朵的生長速度越快 若患者無法與其暗戀之人相愛 患者最終將全身鋪滿花紋 直至花朵脫離宿主 宿主將消散成花 即開即逝

* 治療方式:被暗戀者吻遍患者全身的花紋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文在這裡啦  花紋症(1)【零鋒 ‖ 陳零九/邱鋒澤】(平行世界向)

* 內設邱晉友情向 & 零鋒愛情向

* 請勿上升真人

* OOC 有雷者請慎入(其實我感覺沒有太多啦威!!!我寫的都是很貼近真實的啦!!)

- - - - - - - - - - 再來一條QVQ - - - - - - - - - - -

正文:


       時間好像被裝進了沙漏里,隨著太陽西下的挪動慢慢流逝。兩個熱愛音樂的人湊在一塊,多久的時間都不夠用呢。邱鋒澤的小臉上掛著討論后的充實感,站在家門口對離去的陳零九揮揮手:

 
     “狼人殺偶像!回去的時候騎車要小心點哦!”

 
       夕陽悄悄爬上他的肩頭,孩子氣的把剩餘的霞光漫過他。邱鋒澤背對太陽望著陳零九,白皙的小手向上揮舞,連自己偷偷踮起了腳尖都沒有發覺。

 
       陳零九扣頭盔的手一頓,沐浴在光下的邱鋒澤像極了個小天使。

 

       是個背後長了雙可愛翅膀的小天使。

 

       陳零九覺得好像有個叫邱鋒澤的小天使蹭蹭蹭的跑進了他的左心房,規規矩矩老老實實的拿了塊小板凳坐下了,賴著不走了。也學著邱鋒澤那般,向對方揮手:


     “好。”

 

 

       待陳零九離開自己的視線之外,邱鋒澤察覺到身上的灼痛感突然強烈起來。尾椎骨上的青藤蔓早已蔓延至背部,此刻正肆無忌憚的生長著。眼前的視線模糊成一片,邱鋒澤暗叫不妙。連忙甩手關上房門,跌跌撞撞的跑向盥洗室。


       顫顫巍巍的伸出手,邱鋒澤想要把身上的衣物脫下,查看後背上花紋的變化。灼痛感像鈍刀一樣,一下一下的劃在背上,越是想快點解開襯衫的釦子就越是解不開。平日練琴時靈活的手指在此刻成了塊僵硬的木頭,越是要控制住卻越是因為疼痛而愈加發抖。

 

       背上的花紋圖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上生長,連帶著花紋旁邊的肌膚都因為灼痛感而有些隱隱發紅。青藤蔓的清晰程度實在過於真實。邱鋒澤慌了神,腦子裡一瞬間閃過一周前與偉晉深夜討論的那篇貼文:


     “時間越長,花朵的生長速度就越快......”

  

       是花期的緣故嗎?邱鋒澤單手撐著洗漱池,側身努力的扭頭看鏡子里背部的花紋。青藤蔓還在慢悠悠的往上生長,在頂尖尖的地方冒出一片綠芽兒后,又繼續長出了片綠葉。

   

       邱鋒澤這才相信自己真的患上了奇怪的病。

     “花紋症......”邱鋒澤迷茫的垂下頭,那雙原本圓而明亮的眼睛也因此而失去了光澤,喃喃道:

   

     “如果不和我愛的人相戀,我真的會死嗎......”


 

       陳零九騎著摩托車在回家的路上,又想起臨走前鋒澤那可愛的舉動。背對著夕陽向他揮手的邱鋒澤像個誤入人世的小天使。怎麼看都那麼可愛。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人啊。


       腦海里靈光一閃,陳零九像是想到了什麼值得記下的歌詞。油門一加,摩托車“騰”的一聲加速前進,只留下一管尾氣淡淡的瀰漫開來,與空氣混為一體。

 

 

       背部的灼痛感開始一天比一天強烈,邱鋒澤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的狼人殺偶像,只好像玩鬼抓人一樣躲著陳零九。除了有時因為工作的緣故,不得不出門以外,邱鋒澤盡量選擇足不出戶的窩在家裡。每次一有朋友問他最近怎麼總喜歡宅在家裡,就用“行程空白期,在家打電動”的藉口搪塞過去。只有黃偉晉一個人知道這其中的緣故,卻也只能對著邱鋒澤背上不斷生長的花紋乾著急,什麼事都做不了。


      “我說你啦,邱鋒澤。你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


       黃偉晉一手托著下巴,另一隻手拿著勺子攪和紙杯裡的草莓冰淇淋球,看著邱鋒澤無奈道,“你到底是還要怎樣啊。”


     “可我真的不知道我對零九的感覺究竟是愛情還是兄弟情啊。”


       邱鋒澤自覺理虧,卻又不想在好友面前,顯得如此脆弱到不堪一擊。倔強得頭都昂得高高的,惡狠狠的盯著黃偉晉,像是要在好友的身上盯出一個洞來。


     “欸!我真的是服了你哎!每次你都不跟我認真說清楚,啊我怎麼知道要怎樣跟你說明白嘛,你這個榆木腦袋噢。”


     “哎對啦,你背上的那個花紋... 到底是什麼花啦?總不能就只有藤蔓吧......”


       黃偉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搞笑的畫面,一個勁的想逗逗邱鋒澤,轉到邱鋒澤的背後,對著他光潔的背笑道。


       邱鋒澤沒想到黃偉晉會會大發玩性,突然那麼較真,轉過去看他背部的花紋。由於家裡只有自己跟好友兩個人,黃偉晉又是唯一一個知道他患了花紋症的人,索性就沒有穿上衣。這下可好了,黃偉晉繞到他的背後,饒有興致的看著那些花紋。


     “偉晉...”邱鋒澤小小聲的喊。


     “啊嘞??”黃偉晉一邊應付著好友,一邊繼續仔細觀察。


     “我覺得我配不上他......”


     “怎麼會啦,邱鋒澤你對你自己有點信心好不好啊!!你可是邱鋒澤哎,你聲音那麼有特色又那麼好聽,性格又那麼溫柔,簡直就是千萬少女的夢中情人了啦!!!威!我跟你講,你要是去錄土味情話,保準有一大堆的女孩子被你迷得神魂顛倒!”


       黃偉晉還想再講點什麼來安慰邱鋒澤,順帶著鼓舞下好友的士氣,卻抬頭看見已經轉過來的邱鋒澤,臉上那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連忙道:


     “哎你別哭啊,我們鋒澤肯定能行的嘛。你哭了也不頂事啊...... 欸,再哭...你再哭我就叫陳零九來了啊。”


       半威脅半安慰的語氣似乎真的起了作用,邱鋒澤立馬換了個表情,卻又不屈不撓的纏著黃偉晉問:


     “那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嘛,鋒澤啊,發揮出你平時最拿手的直球手勢,勇敢大膽的去追求你的真愛啦。”


       黃偉晉說得頭頭是道,一副古代看姻緣的掛相師模樣,搖頭晃腦的盯著好友嘖嘖嘖看。邱鋒澤差點就信了他:


     “黃偉晉你在瞎講什麼啦!”


       邱鋒澤小臉一紅,扭頭躲過黃偉晉直勾勾盯著他的眼神,心裡打起了小算盤:該如何製造跟狼人殺偶像的會面呢?要不要待會就馬上給陳零九發給訊息?還是說等下一次的娛百狼人殺錄製再提出邀請得了?


 

       到底如何才能成功追到陳零九?


 

       陳零九一號正宮邱鋒澤此時此刻很苦惱。


       在線等,有點急哈。




好的啦我是絕對不會承認我卡文了啦!

哎我自己一邊寫都一邊覺得鋒澤好慘啊

真的好心疼鋒澤啊 

果然姓邱的男人都十分的有個性嘛!

我盡量讓他變成小甜餅!!

下午茶可以吃的那種小甜餅!!!

然後狠狠的虐零九大神蛤蛤蛤蛤蛤蛤